阿葵没有糖

【鸣佐】漩涡鸣人无数次向宇智波佐助告白,然而他都失败了。(一发完)

Anthea Fernandez Carrideo:

  原著向,ooc预警,依旧是没有任何文笔,基本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节奏十分混乱。


  原谅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好题目.....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糖还是刀,其实应该不算刀吧......更多的算是对岸本的怨念。


  之前在群里面听到有小伙伴提及过jump结界梗,不记得是哪位太太写过的还是群里的小天使开的脑洞,总之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就自己写了。如果这是哪位太太的梗,在这对于无授权借梗表示非常的抱歉,如果您介意的话请和我联系,我会把文章删除掉。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


  


  一.


  要说起卡皇,绝对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不是卡卡西,跟凯皇不一样,这个称号和卡卡西本人半点关系都没有。


  是漩涡鸣人。


  虽说是卡皇,漩涡鸣人却不是到处撒卡的那种,作为一个专一的人,他只对一个人发卡。


  他只对宇智波佐助一个人发卡。


  朋友卡。羁绊卡。兄弟卡。


  未来的火影七代目不仅持有卡种丰富,发卡技能也可谓是登峰造极。


  无论气氛怎样暧昧,无论路人怎样期待,无论那双冰封般的黑眸下有流转着怎样的深情。


  漩涡鸣人都能迎着那道隐隐闪着期翼的的目光,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出那句名台词: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气氛瞬间毁掉了。路人们瞬间哭出来了。宇智波佐助的脸瞬间黑掉了。


  漩涡鸣人依旧能够维持他那完美的傻笑。


  


  其实漩涡鸣人只能维持他那完美的傻笑。


  


  二.


  漩涡鸣人又不是傻子,虽然从小缺少关爱,但是起码跟好色仙人混了那么久,各种小说也看了不少,对于情感什么的还是懂点的。


  这不,在和奇拉比一起修炼的某一天漩涡鸣人突然开了窍。


  像是被打通了经络,堵在胸口那份名为宇智波佐助的心结突然被解开。


  原来我是喜欢佐助啊我说!!!


  原来我好久好久以前就喜欢上佐助了啊!!!


  什么追他三年要死一起挨打下跪过呼吸别在我面前把佐助说得跟你的东西一样一点都不奇怪好吧因为我喜欢佐助啊我说!!!


  去你大爷的朋友去你大爷的兄弟是想和佐助成为恋人那种!!!


  啊啊啊啊我之前是智障了吧都在佐助面前瞎说了些什么啊!!!


  要是我能早些意识到这点并且向佐助告白的话……佐助可能就不会眼里只有复仇可能就不会离村出走投奔变态杀死亲哥加入邪教成为恐怖分子了我说!!!


  啊啊啊啊啊啊漩涡鸣人你个榆木脑袋要是你早点开窍你的助现在就乖乖的在你旁边了说!!!


  以头抢地的漩涡鸣人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宇智波佐助,抱住他朝全世界宣布“我漩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这一重大修炼心得,然而他天真无邪的助不知道被面具男拐到哪个犄角旮旯里金屋藏娇了。


  修炼也没修炼完,找也找不到,第四次忍界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算了算了。先把精力集中在目前的任务上吧。漩涡鸣人想。


  等到下一次见到佐助,一定要超大声地告诉他,我喜欢他。


  


  三.


  四战。


  宇智波佐助果然来了。


  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眼前,漩涡鸣人终于开了口:“佐助.....”


  还没继续往下说,后面的小樱也喃喃道:“佐助.......”


  听到小樱的声音吓得鸣人赶紧把剩下的话咽回去。要是跟佐助表白的话他漩涡鸣人可能没死在宇智波带土手里没死在宇智波斑手里到时要先死在春野樱手里了。


  等等。再等等。反正佐助都到面前了肯定还有机会。


  


  六道仙人。


  他端坐在他们面前,与他们的左右手相联。


  这简直就是领证现场啊我说!!!这个阵势这个阴阳设定这个证婚人简直完美啊我说!!!


  外表一脸坚毅的漩涡鸣人内心已经开始放起烟花了。他侧过脸去看了看身旁的佐助,开口说:“佐助,我喜欢你。”


  那边的宇智波佐助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佐助?”


  依旧平静如水。


  诶诶诶.....这是为什么啊!难道因为这是六道老头的梦所以声音传达不过去吗!!!虽然还有机会.....不过浪费了这个大好氛围真的是太可惜了啊!!!


  等等。再等等。一定还有机会。


  


  终结之谷。


  鸣人与佐助各断一臂。


  宇智波佐助躺在他身旁, 那份凛冽与傲气似乎和刚才战斗中的力量一并流失,他看向漩涡鸣人,那双黑色的眸子不再冰冷。


  “你为什么不惜这样做,也要跟我扯上关系?”


  


  因为我喜欢你啊。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漩涡鸣人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终于说出口.......等等什么鬼啊什么朋友啊我是想说喜欢你的啊!!!打架把脑子打糊涂了吗嘴巴怎么都不听使唤了!!!我要说的是喜欢啊!!!


  


  宇智波佐助显然也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一会儿他又扭过头来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我不会再与你作对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


  


  “同样的话别让我重复很多遍。”


  


  ......这已经不是口误了啊这完全不是我想说的话啊我说!!!这不还是在发朋友卡吗!!!同样的错话我已经重复太多遍了我已经不想再错下去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啊!!!


  


  他看到宇智波佐助别过头去,一滴眼泪从眼角流淌下来。


  “大白痴。”他听到佐助低声喃喃道。


  蠢哭了。一定是被我蠢哭了。


  我也要被自己蠢哭了。


  漩涡鸣人维持着脸上的傻笑,欲哭无泪。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说!!!


  


  四.


  四战后。


  躺在病床上的漩涡鸣人一直试图吸引旁边病友的注意。


  宇智波佐助正安静地坐在病床上看书,完全不理会那边的目光。


  漩涡鸣人一直盯着他看。


  被盯得发毛的宇智波皱眉瞪了他一眼继续自己的阅读。


  漩涡鸣人干脆不停地干咳了起来。


  终于那人忍无可忍把书合上拍到一边:“你干嘛?”


  “我有话想对你说。”


  “你说。”


  “那个......其实吧.....”


  迎着黑发少年的目光漩涡鸣人感觉脸上一阵发烫,明明已经在脑海中演绎了千千万万次,话真正到了嘴边却又支支吾吾起来。


  “有话快说没话就闭嘴安分点。”


  “我我我我.......我其实......”


  


  喜欢你。


  “把你看作是最好的朋友。”


  “......”


  


  什么鬼!这不是我要说的话啊!!怎么又是这样!!!


  难不成我中了什么术说不出来喜欢这两个字?


  那我换种说法试试


  


  佐助我心悦你。


  “佐助我把你看作兄弟。”


  “.......”


  


  这次没有带”喜欢”这两个字啊!为什么还是不行啊我说!!


  


  佐助我想和你在一起。


  “佐助你是我的羁绊。”


  “......”


  


  卧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才是真的心口不一好吧我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啊!!


  


  那边莫名其妙收了一堆卡的宇智波佐助整个脸都快跟头发一个颜色了,抄起手边的书想糊到人脸上,却发现眼前的大金毛已经泪眼婆娑了。


  卧槽明明他是发卡的那个我是被发卡的那个为什么他反倒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虽然恨不得直接把鸣人拍死,但是看到这家伙要哭出来的表情宇智波佐助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书,默默压抑了一下心中翻滚的怒火与苦涩,低声说:“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You know nothing啊Sasuke。


  顾不上身上的伤势漩涡鸣人扑到人怀里哭出声来。犹豫了一下佐助还是用仅剩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环抱住了他,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


  “大笨蛋。”他轻笑道。


  进门查房的小樱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我觉得他可能需要做一下脑部检查。”宇智波佐助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无奈表情。


  “我也觉得我需要。”他怀里的漩涡鸣人抽抽嗒嗒地说。


  


  五.


  为了验证自己是否真的不能说出告白的话,漩涡鸣人逮着人就给人告白,无论是谁。


  


  “卡卡西老师我喜欢你。”


  “学生终于懂事了呢,嘛,老师很开心。”


  “小樱我喜欢你。”


  “你....你在瞎说什么啊?身体明明还没好就想挨揍是吗!”    


  “鹿丸我喜欢你。”


  “好好好你怎么样都行,倒是以后少给我添点麻烦啊。”


  “雏田我喜欢你。”


  “.....真......真的吗鸣人君!我.....其实我也......”


  “小李我喜欢你。”


  “嗯!我也很喜欢鸣人你青春满满的样子哦!”


  “我爱罗我喜欢你。”


  “......嗯。你......早点把伤养好啊。”


       “帕克我喜欢你。”


       “……你连狗都不放过吗。”


  


  佐助我喜欢你。


  “佐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为什么全世界都行就只有佐助不行啊!!!这也太犯规了吧我说!!!这句话我只想跟佐助说啊为什么偏偏是佐助啊!!!


  眼睁睁地看着漩涡鸣人告白全世界后唯独给自己发卡,本来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宇智波佐助被激得瞬间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疼了,觉得能跟鸣人再去终结之谷一口气大战三百回合了。


  然而发卡的人看起来却比他还难过,蔫巴巴地趴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闷闷不乐。宇智波佐助叹了口气,坐到他床边,伸手揉了揉那头刚刚被本体抓乱的金发:“......我知道。”


  “我都知道,吊车尾的。”


  


  不。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漩涡鸣人就不信这个邪了。


  一定。一定要把这份情感传达给你。


  


  六.


  既然说不出口,那就写下来好了。


  情书什么的,怎么可能难得倒我,毕竟我小时候可是.......一封情书也没收到过。


  .......倒是那家伙的情书从来都是成堆成堆的.......真可恶啊......


  一定要超越佐助之前收到过的所有情书!要有我漩涡鸣人特有的风格!


  什么比喻啊铺垫啊排比啊没意义的东西统统丢掉好了!就是要开门见山直接表达心意啊我说!


  亲爱的佐......啊啊啊感觉超诡异啊我说!虽然要是能被佐助叫亲爱的也不错吧但是.....现在就这么写会不会太尴尬了啊?


  那就.....佐助。我喜.....


  本来书写顺畅的笔突然只留下了淡淡的划痕。漩涡鸣人一愣,甩了甩手中的笔,在白纸上随意画了几条线,顺畅如初。


  我喜欢.....


  笔又突然断了水。放到另一张纸上画画好像又恢复了正常。


  ....你。


  最后这个字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怎样也写不出来,在白纸上连划痕都没有留下。


  鸣人干脆换了只笔。依旧写不出来。


  再换。还是写不出来。


  漩涡鸣人又抽出一张纸,写“我喜欢你”。


  写下来了。


  再写“佐助”。


  写不出来。


  干脆在另一张纸上写下佐助的名字,然后再把两张纸拼到一起。


  不知为何两张薄薄的纸突然变得像同极的磁铁一般根本无法靠近,像是有人在这两张纸中间放了个神罗天征。


  那就不靠近算了。漩涡鸣人朝旁边的佐助扔了个废纸团,两只手各拿一张纸举给他看。


  宇智波佐助一脸懵逼。


  漩涡鸣人眨眨眼又晃了晃手中的纸片。


  宇智波佐助撩起左边的刘海露出轮回眼,右眼开了写轮眼,还是一脸懵逼。


  “怎么?”鸣人皱起眉头,“你是不识字吗?”


  “这上面有字吗?”佐助反问。


  鸣人一愣,将两张纸翻过来一看。


  白的。一个字都没有。


  鸣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跟纸一样煞白。


  “.......我可能是......眼睛出问题了.....”佐助试图缓解尴尬的局面,“毕竟在终结之谷的时候瞳力使用过度了.....”


  “不。不是你的问题。”漩涡鸣人低下头去。


  手里的两张纸被渗出手心渗出的汗液打湿,又被泛白的指尖狠狠捏皱。


  


  七.


  藏头诗。摩斯电码。文字隐写。一次性密码本。文字转换为数字。文字转换为代码。文字对应书籍密码。


  空白。


  所有暗含意义的字符要不根本无法被写出来,要不干脆在眨眼间直接消失。所有表达情意的声音都在出口的瞬间转化为别的东西。


  播放出的情歌不知为何会变成其他歌曲,送出去的玫瑰会莫名送到雏田手里。


  试图亲吻会不知为何总会与他擦肩而过,试图拥抱不知怎么控制不住变成了伸懒腰。


  看着在他面前酝酿了半天最终爆出来一句“燃烧我的卡路里”的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在反复确认自己没中幻术之后又拉着一脸失落的鸣人去找小樱。


  “脑子真的没问题?”


  “应该只是智商有点低而已。”


  “真的只是有点低而已吗?”宇智波佐助冷笑一声,“从打完架之后他就天天换着花样给我发卡,一本正经地拿着空白的纸让我看,让我翻书破密码拼凑出来完全没有意义的文字,每天围着我又是平地摔又是伸懒腰,用手指比来比去最后比出个屁股,说要送花给我结果扭扭捏捏拿出来一把西兰花,唱歌给我听不是朋友就是兄弟,拉着我看月亮悠悠感叹一句‘今晚月色真黄’,这真的只是傻了点吗,我在终结谷也只想把他打死没想把他打成脑残啊。”


  “......”小樱扭过头去看着低着头拽着佐助空袖子的金毛 ,一脸关切地问,“鸣人,你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莫名其妙的,可能是中了什么术吧,想对佐助说的告白总是莫名其妙的变了意思,想给佐助表白的文字也都超奇葩的变了样,甚至有时候行为也完全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只要是跟想跟佐助表明心意有关的事情都会变得超级奇怪,简直是太折磨人了啊我说。


  


  “我完全没问题啊,只是捉弄佐助而已。”


  


  不对。完全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漩涡鸣人从未这样慌乱过,他猛然抬起头,在桌子上摆放的那面镜子里,他看见自己脸上灿烂的笑容。


  


  八.


  一切都在宇智波佐助离村之后恢复了正常。


  不。才没有。只是漩涡鸣人正常了而已。


  整个世界都不对劲了。


  我爱罗换发型了。


  “.......我爱罗你的头发怎么了!!!”


  还不如以前那个杀马特呢这个简直老干部既视感啊!!!


  “换个发型而已。”我爱罗面无表情,“没什么为什么。”


  山中井野和佐井结婚了。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啊!!!”


  除了在烤肉店那次见面就没见过你俩说过话好吗!!!


  “完全不记得呢。”佐井依旧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反正就是在一起了。”


  御手洗红豆和照美冥发福了。


  “........我还以为你们超级在意形象的啊!!!”


  如论如何作为忍者身材都不可能走形成那个样子的说!!!


  “胖了就是胖了呗,”红豆继续往嘴里塞零食,“管他什么设定呢反正是要胖的。”


  


  不,这些也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订婚了。


  之前漩涡鸣人看到佐助伸出仅剩的左手轻弹小樱的额头时他已经够惊讶了,现在听到订婚的消息他整个人都懵掉了。


  他盯着面前一脸淡然的宇智波佐助,哑然了半天才开口。


  “订婚了?”


  “嗯。”


  “......订婚了??”


  “......嗯。”


  “.......订婚了?!”


  “.....怎么。”佐助微微眯起眼睛,抬起头看着他。


  “......为......为什么啊......”漩涡鸣人结结巴巴地说。


  “怎么,结婚登记还需要告知理由的吗。”佐助好笑地看着他。


  “不......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那我当然会恭喜你.......


  但是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在你那颗长期被黑暗占据的心中,我都不曾占据过多少空间,何况小樱呢?


  甚至,她在你心中存在过吗?


  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就突然就要结婚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出去远游赎罪也就算了,你是要用你的一辈子,报答小樱对你的好感吗?


  这样小樱会满意,老师会满意,大家都会满意。


  但是你呢,你会心满意足吗。


  


  “我是想说.....真的是太惊喜了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呢!”


  不。是太震惊了。


  


  “真的是皆大欢喜啊!”


  不。你考虑过你自己吗。


  


  “你们一定会超级幸福的!”


  不。你爱她吗。你真的会幸福吗。


  


  “我.......很开心看到你们在一起的我说!”


  我.......不想看到你们在一起。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因为我喜欢你啊。


  


  宇智波佐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听他讲。


  他竟弯起眉眼微笑起来。


  被这笑容晃了神,漩涡鸣人呆愣愣地看着他。


  “大白痴。”


  宇智波佐助笑着说。


  


  九.


      然而漩涡鸣人也没有太多时间因为佐助的事情烦恼。


  因为他要和日向雏田订婚了。


  漩涡鸣人一点都不想这样。并不是说他讨厌雏田,雏田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他也知道雏田很喜欢他。


  但是他不喜欢雏田。或者说,他无法像雏田喜欢他那样喜欢雏田。


  他会对她好,他会对她温柔,但是那仅仅只能作为回应。


  他只能给予她回音,但无法与她共鸣。


  付出全部真心与生命与一个注定无法共鸣的人共度余生,这样对雏田来说,岂不是太残忍了。


  对我来说,岂不是也太残忍了。


  佐助和小樱.....大概也是这样吧。


  太残忍了。


  


  明明就是一场两败俱伤的婚姻。


  “真的是两全其美呢!”


  


  请不要这样。


  “我超级高兴的说!”


  


  我无法带给你幸福。


  “我一定会让雏田幸福的!”


  


  身旁的女孩子羞红了脸。漩涡鸣人把脸别过去,看向窗外。


  雄鹰匍匐在天穹下飞翔。


  


  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什么幻术吗?能让人有如此强烈违和感的幻术也太差劲了吧。


  那是有人在操控我吗?不让我和佐助表明心意,而是让我和雏田在一起......除去个人情感因素来说,与日向一族联姻的我才是最大受益者啊。


  难道是日向一族......?借此机会与未来七代目火影结为姻亲的确大有好处,但是如果是他们的瞳术的话,拥有轮回眼的佐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难道佐助也中了瞳术......?这可能性太小了吧现在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比他还强大的瞳力者能让他中招。


  难不成真的像带土叔说的一样.......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可能大家都像我一样,做着心不由衷的事,说着言不由己的话,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


  假的。都是假的。


  对他行礼致敬的忍者,街上卿卿我我的情侣,路边微笑的买菜大妈,以及居然有了胸的小樱。


  假的。全是假的。


  


  他飞奔回家想狠狠甩门,身体做出的动作却轻柔极了。他大步走进卫生间看着墙上的镜子,镜子里面是他阳光灿烂的笑容。


  他恨不得一拳将镜子里那张虚假的笑脸打得粉碎,但他的身体只是抬起手,抚摸着冰冷的镜面。


  他迫切地需要抓住点什么,能够提醒他,他不是虚假的存在,他是真实的,他是真真切切活着的。


  


  佐助。


  宇智波佐助。


  


  快步走到书桌前,他抓起纸笔,狂乱地写着他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像是将要窒息的人贪婪地呼吸着氧气。


  如果一切都是假的,那为什么胸口的这份疼痛如此真实。


  仅仅是写着他的名字,就能如此的痛苦。


  但正是这份痛苦,提醒着他活着。他不是一具傀儡。


 


  等漩涡鸣人回过神来时整张白纸已经被他用佐助的名字填满,黑色的字迹交叠在一起甚至已经看不清内容。


  下一秒,他看见所有黑色的笔迹突然旋转起来,浓缩成白纸中央的一个的小墨点,闪烁了几下之后,在诺大的白纸上化作一行字:


  


  [你触碰结界太多次了。]


  


  十一.


  漩涡鸣人瞬间警觉起来,他发动查克拉,却什么也感知不到。


  “你是谁?你在哪里?什么结界?现出身来!” 


  纸上的字迹再次浓缩成一个闪烁的黑点,几秒钟之后重新展开。


  [我是你们的神。你们的世界由我创造。你们的一切都由我赋予。]


  “大筒木?上一个自称神的家伙已经被我打倒了,”漩涡鸣人冷笑起来,“你要是有任何图谋不轨的行为,就和大筒木辉夜一个下场。”


  [不。我是AB。与你们不在同一个次元。]


  “AB.....什么鬼啊?”鸣人皱起眉头挠挠头,“次元....又是什么东西,你还能是外太空来的不成?”


  [你从第698话,也就是终结之谷战之后就开始频繁地触碰结界,虽然我已经修复过了,但是你还是与这个世界产生了极强的排斥性。]


  “698话是什么啊.....结界是什么你又修复了什么东西啊??说清楚好不好!”


  [.....你知道你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啊,我是木叶村的漩涡鸣人,是要成为火影七代目的男人啊!”


  [......看来你不知道。]


  “.......喂喂喂都说了让你一次把话说清楚啊!我不是这个我还能是什么!”


  


  [你是我创作的漫画《火影忍者》中的主角,这部漫画发行在少年漫jump杂志上,所以你们处于jump结界中,任何与jump杂志冲突的行为都会被我修正掉]


  [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你的童年,你的未来,你的力量,你的脆弱,你的快乐,你的悲伤,都由我创造,都由我掌控]


  [当我想让你胜利,无论怎样强大的敌人都会败落在你脚下,当我想让你痛苦,无论你怎样挣扎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我的控制之中。]


  [我是你们的作者,我便是这个世界的神。]


  


  十二.


  “......你这家伙.....这样不是.....把一切的意义都给否定了吗......”


  他大概是发怒了,声音低沉而嘶哑,像是野兽喉间的低吼。


  “大家的努力大家的痛苦大家的牺牲.....全部只是你意志的体现.....可能是你深思熟虑,也可能是你的一时兴起.....”


  [不,请相信我,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情节我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的意志也并非毫无意义。]


       [我想通过画笔,通过塑造你们,来表达我对世界的认识,把我的对于这个世界的观点,通过你们的行为传递给更多的人。]


  [你们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都是从我笔下诞生的,都是我反复思考过的,绝非肆意而为,而是仔细推敲得出的合乎逻辑的结果。]


  


  “那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漩涡鸣人质问,“既然按照你说的,我们的行为都是你的意志,都是合乎逻辑的。”


        “那为什么还会有触碰到jump结界被你修正掉的行为?为什么你现在会在这里和我争吵?”


  “我已经不合乎逻辑了,不合乎你的逻辑了,不是吗。我的行为依旧受你掌控,但我的思想已经独立于你......”


  [不可能的。你心中的所想所思,都是我用笔墨勾勒出来的......]


  漩涡鸣人打断了他,脸上久违地绽放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笑容:“那我现在在想什么,你知道吗?”


  [......]


  “你现在的思考方式肯定不是‘漩涡鸣人要怎么想’,而是‘漩涡鸣人会怎么想’吧。”


  [......]


  “你用你的线条与文字描绘出我的外貌,刻画了我的经历,给予我喜怒哀乐,教给我对待事物的基本态度,告诉我‘漩涡鸣人要怎么想’,一步步引领着我形成属于漩涡鸣人自己的三观。”


  “你太投入了,太细致了,不是吗,以至于在你的勾勒下我太饱满了,甚至真正有了灵魂,你不再能够完全按照你的喜好控制我的行为,而是要先思考‘漩涡鸣人会怎样想,漩涡鸣人会怎样做’然后再操控着我行动吧。”


  “你之前提到终结之谷战之后我开始频繁触动结界,”漩涡鸣人顿了顿,“在我的印象中,一切的不合理也基本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从言语,到表情,到行为,我的灵魂在和我的躯体逐渐脱离,那是因为你脱离了‘我会怎么想’,退化为直接要求‘我要怎么想’。”


       “你的刻画逐渐的偏离了我的灵魂,所以我才心口不一,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十三.


  “我问你,”漩涡鸣人接着说,“为什么我大部分被修正的内容都和宇智波佐助有关?”


  [.......因为这是健全的少年漫。]


  鸣人一下子就炸毛了:“......健全的少年漫那你还让佐助穿那么少!!!在大蛇丸那段时间穿的衣服简直是袒胸露乳好吗!!!还动不动就脱衣服!!!”


  [........所以现在不是换成高领拉链了嘛。]


  鸣人更生气了:“那你还不让佐助好好把拉链拉上!!!每次基本都是领口大开白花花的胸口露一大片啊!!!别说是深V了简直是马里亚纳海沟啊!!!“


  [........以后会让他穿严实点的。]




      十四.  


  漩涡鸣人抱着臂自顾自地气了一会儿,他低头思索片刻又开口发问:“你为什么要把我和雏田,佐助和小樱硬拼到一起?”


  [.......总不能真的让你和佐助在一起吧,都说了这是健全的少年漫。]


  “那你为什么在之前要把我们刻画成那个样子。”


  [........嗯?]


  “如果你非要我和雏田、佐助和小樱在一起,你倒是在塑造我和佐助的时候多注重刻画这方面的情感啊,让我们真正形成这种想法啊,让我们之间的情感真正渗透在灵魂里啊!”


        “你这纯粹是报恩似的,雏田喜欢我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就要和雏田结婚,小樱喜欢佐助为佐助付出了很多,佐助就要跟小樱结婚。按照你这个逻辑,我也喜欢佐助也为佐助也付出了很多,比小樱付出的要多得多,我是不是才应该跟佐助结婚啊我说???”


  或许是在跟作者对话的缘故,漩涡鸣人口中的话语都如他所想般流利地从说了出来。像是阻塞许久的一潭死水突然又畅快地流动起来,那股阻塞在胸口的酸涩也喷涌而出,呛得鸣人几近要流出泪来。


  “你完全不管我是否爱着雏田,佐助是否爱着小樱,把我们强行组合在一起。是,看起来是很美满,她们都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了,但是呢?”


        “真的那么圆满吗?我和佐助没法那样爱着她们啊!我和佐助的心从来就不曾属于她们啊!即使在一起了又怎么能真正给予她们幸福!


        “感情都是双向的,需要双方的交互才能逐渐稳固,开花结果。然而呢,你将她们托付给两个注定不会与她们在感情上产生共鸣的灵魂。”


        “你到底是想让她们幸福一辈子,还是想让她们痛苦一辈子啊!!”


  


  最后几句他基本是嘶吼了出来,吼得声带血淋淋的痛,痛得爽快。他喘着粗气,双眼恶狠狠地盯着纸上闪烁的墨点。


  墨点只是静静地闪烁,没有变化。


  漩涡鸣人努力地平复着气息,突然有些凄凉的笑出声来:“你不让我告白,不让我们在一起,那也行。让我们都单身,让我们都死在终结之谷,多好啊......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这样活下去.......像具行尸走肉一样活下去......”


  [漩涡鸣人居然也会渴望死亡吗。]


  “活得完全不是自己,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他惨笑,“不,简直比死了还惨。”


  [你会死的,在未来你会被更强大的敌人打倒,到时候你的孩子会传承你的意志继续守护忍界]


  “孩子?”鸣人挑眉,“我还会当父亲吗?我会成为怎样的父亲啊?”


  [你和宇智波佐助都会成为父亲。你将成为火影七代目,忙碌于公务而很少回家探望和孩子交流,即使是孩子的生日也只能排一个影分身去应付。]


        [佐助将常年在外漂泊,也很少有机会能够回家,甚至都认不得自己的女儿长什么样子。]


  “糟透了,”鸣人撇撇嘴评价道,“这跟没爹不是基本一个样子嘛,有我和佐助那样的童年经历,怎么可能真的忍心让她们遭受同样的痛苦。”


        “我就是从小缺爱所以弄了半天也没搞懂自己对佐助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不然佐助最开始就不用离开木叶去投奔大蛇丸了。”


  [......那样的话整部动漫会整整少六百多集呢。绝对不可能的。]


  


  十五.


  “这部.....到底是动漫还是漫画啊......反正是这部作品吧,在你们那个世界怎么样?”


  [反响很好,影响很大,有很多人喜欢。虽然的确有不少人吐槽最后的结尾。但是大家还是喜爱着你们的。即使是完结几年了,也源源不断的有你们的同人作品......就是以你们为主角的作品产出。]


  漩涡鸣人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又说:“喂,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吗?就像是之前那个面码的月读世界一样.....”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啊,是真实的相信有那样的世界存在。”


        “或许是灾难未曾发生大家都活着的世界,或许是剑客与花魁的古典时代,或许是轻松欢乐的学园设定,或许是充满魔幻色彩的西方设定,或许只是普通人的平淡生活,或许我们中间有人变成了女孩子.......”


        这么说着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相信有平行世界的存在,在那些真正读懂我灵魂的人创造的世界里,大家都会真正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只要有漩涡鸣人这个灵魂存在,便必定喜欢着宇智波佐助,无论是怎样的世界,无论是怎样的设定。”


  “因为这是真正镶嵌灵魂中的情感。”


  “而即使是在这个被结界和你束缚的世界,这份感情也不会淡去。”


        他仰起头,那双湛蓝的眸子熠熠发光。


       “因为它早已在过往生根发芽,即使没有阳光,即使被任意践踏,只要有一丝破绽,只要能抓住你和结界的一点漏洞,它就会迅速绽放,诉说这份我无法传达的喜欢。”


       “即使我们都在你的操纵下,那双黑色的眸子也能看透所有黑暗,看清我的灵魂,看到如木偶般行动的我那颗为他慌乱失措的心。”


        “我,漩涡鸣人,在此宣战。”


        他朝着虚空,朝着看不见的敌人,郑重地宣誓。


        “无论你是什么神明什么结界,”


  “我都会一直抗争下去,直到我的死期来临。”


  


  十六.


  那墨点在纸张上静静地闪动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始变幻:


  [真是两个倔强的家伙呢。]


  [既然灵魂已经独立......那我也不能再左右你们的思想了。本来以为能改变你们的思维,让你们在这个世界免受思想与行为相斥的痛苦,稍微过得舒服点......看来也是无能为力了。]


  “你不能改变我们的思维你可以改变我们的行为啊,”鸣人赶紧说,“你可以让我们的行为与思维匹配度更高一点。”


  [之后基本都是博人传的开发了,大部分剧情并不是掌握在我的手里的]


       [所以.......我也只能真心为你们祈祷能够遇上懂得你们的人吧。]


  [既然你们的灵魂要执意抗争,那也只能祝你们好运了。]


  [仅此而已了。]


  


  十七.


  最后的话语没有再凝成墨点,而是安静地躺在那里,渐渐褪色,最后只剩下那张干净如新的白纸。


  “你们.....两个倔强的家伙.......吗......”


  漩涡鸣人喃喃地重复着刚刚纸上的话语。


  突然他听到阳台窸窣的声响,他朝声音跑去。


      宇智波佐助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天穹。


  “佐助,我跟你说.......”


  “我知道。”


  鸣人一下子噤了声。


      佐助扭过头来看向他,黑色的眸子在暗夜中隐隐闪耀着光泽。


  “我都知道的。”


  漩涡鸣人不知道自己的心脏到底有没有停跳,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刚刚就为此,停顿了一下。


  


  刚刚能和AB交流的时候结界好像不存在了,也不知道对话刚刚结束的现在结界是否还保持着失效状态。


  漩涡鸣人决定开口试一试。


  


  佐助,我喜欢你。


  “佐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果然还是这样呢。漩涡鸣人无奈的笑了起来。


      宇智波佐助小小地讶然了一下,眉眼间溢出些许温柔。


  


  “笨蛋吊车尾的。”


  我爱你。


    


  


  


  


——————————————————————————————————————


  


  不知道自己这个垃圾文笔和垃圾逻辑有没有表达清楚......因为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就超级混乱啦.....要是觉得好像能看懂的话就可以无视我接下来这一大堆废话......


  鸣人和佐助都是由岸本创造的角色,由于岸本的塑造他们的形象渐渐变得饱满,渐渐变得真实,便最终成为了独立的灵魂。


  就像《三体》里面说的那样:“文学形象的塑造过程有一个最高状态,在那种状态下,小说中的人物在文学家的思想中拥有了生命,文学家无法控制这些人物,甚至无法预测他们下一步的行为,只是好奇地跟着他们,像偷窥狂一般观察他们生活中最细微的部分,记录下来,就成为了经典。”,就很好地表达了我心目中人物形象与作者之间的关系。


  当一个角色有了灵魂,写作的时候不是作者要角色怎样做,而是作者去思考角色会怎样做。


  所以我的火影会仅仅停留在698,因为我觉得之后的剧情都是背离他们灵魂的。


  所以鸣人发现自己没法说出自己所想的话语,没法做出自己想要的表情,甚至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行动。


      佐助也同样是如此,他比鸣人更早意识到结界的存在,更早与AB进行了对话,同样选择了抗争,他的每一次“笨蛋白痴吊车尾”都跟最后一句的意思都是一样的。


       虽然两人注定无法说出告白的话语,但是他们已经明白,他拥有着与自己同样的情感,他已经明了了自己的心意,即使行动言语被束缚,他的灵魂也会与我一起顽强抗争。


  火影的结局就像b站av4461736 Drama Grand Prix火影剪辑里面表现的一样,最后大家都不再按照灵魂行动,而是成为了任人操控的傀儡,最终的赢家只有岸本。


  我相信他们的灵魂不是那样的,我相信他们不会放弃奋斗。


       我愿意相信他们也不仅仅存活在岸本描绘的世界中,也存在于太太们构建的世界中。


  感谢各位产粮的太太,为我描绘出那样美好的世界,无论是什么设定,无论是HE还是BE,起码让他们真正活着,能够肆意挥洒灵魂。


  欢迎各种吐槽评论捉虫!


  超级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